當前位置 > 網站首頁 > 行內資訊 >

白領犯罪

白領犯罪指的是在企業員工或政府工作人員中由于財務動機而引起的非暴力犯罪,這種現象在當今商業領域非常普遍。那么這是如何引起的以及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這個問題可以分為以下六個方面:
1)犯罪者的社會地位和權力
美國注冊舞弊審查師協會前主席Gilbert Geis博士說,“問題的關鍵是權力。除非你是與競爭對手打交道的副總裁,否則你是沒有相應的地位和能力參與壟斷相關犯罪活動的。所以,一個人的職位是他能否進行白領犯罪關鍵因素。在Martha Stewart這個案例中,她非常信任她的經紀人,當有人打電話告訴她那個經紀人在拋售持有的股票時,她也立刻就拋售了自己的股票。諷刺的是,她自己曾經從事過股票交易行業,知道那樣做是違法的。這筆交易的數額對她來說并不重要,另一個諷刺是,她并不是以內線交易被起訴的,而是以作偽證被起訴的。”
這說明證明白領犯罪是非常困難的,因為你必須證明犯罪意圖,這是非常復雜的。如果你是內線交易,你只需要說:“我是真的想要在周二售出那個股票,這與兩天后那家公司發布重大不利消息純屬巧合。”那么該如何證明這是真的呢?正如Geis所說,“華爾街的骯臟薪水表明下一個公司的人會比你掙更多的錢,有更大的游艇和更多的房子。”十六世紀的哲學家Francis Bacon有一個通俗的說法,“你爬的越高,你的屁股露的就越多!”
Geis認為權利這個問題非常有趣,“他們不可能連續五年收到兩千八百萬分紅而沒有任何感覺。這些分紅來自于股東股利或是股東收入,并且他們一定認為這是掙得的或是有權獲得的。最近發生的丑聞具有諷刺意義一定是那個損失了二十億卻分紅了二十六萬的公司。如果董事會之后受到質詢,他們也許會說,‘我們必須付這么多錢才能招來最好最聰明的人才。’問題是,讓公司損失兩億六千萬或是二十億能需要多聰明的人才。連我都可以做到”
2)經營和欺騙
另一個白領犯罪中具有諷刺意味的是“A公司瘋狂的進行欺騙,公司盈利兩億八千萬至三億。于是B公司董事會說道‘我們怎么沒有那么多的盈利’,這樣一來B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就非常尷尬。A公司在欺騙,而自己公司的董事會卻質疑自己為什么沒有像A公司做的那么好,那么此時進行欺騙的動機就非常強了。 大多數首席執行官注重短期利潤并且華爾街也要求短期利潤。等待十年獲取報酬實在太長了。大多數時候,公司和首席執行官必須達到華爾街預設的利潤數額。”
3)非贏即輸
“只有別人輸了你才能贏,這是一個基本哲理”Geis說道,“這并不健康,常會引起個人痛苦,但卻是在白領工人中普遍存在的。”
4)鼓勵勝者
Geis強調“白領文化并不問錢是從哪里來的,而是問你是否有錢。這是美國社會毀滅性的信條”
5)預測白領犯罪者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問題,并且他們會用不同的方式解決。這些問題對不同的人產生的影響是不同的。每個人在不同的情況下會用不同的方式應對。Geis 用一個例子解釋“你要從一百個人當中挑出那個可能會進行白領犯罪的人。我打賭你用任何理論都無法做的很好。因為人們通常是在卷入各種處境時才會可能進行白領犯罪,而不是在大學畢業時或是在參加工作的頭五年內,是那些他們被迫卷入的情境導致的白領犯罪”
如果一個理論是有效的,那么就必須具有可預測性,Geis說道,“一位諾貝爾獎得主曾說到,如果原子粒子會思考,物理將會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學科。”但是,人會思考會做出反應,并且對不同的情景會做出不同的反應,這是非常復雜和難以預測的。關鍵是要有前瞻性。從一百個人中選出可能會進行白領犯罪的人,我不知道有誰能做到,但并不代表毫無實現的希望,這只能說明在實現它之前仍有許多事情要做。
6)高層基調
組織的上層領導會如何影響白領犯罪。Marshall Clinard的相關研究是最好的,他前往亞利桑那州采訪了退休企業中層管理人員。研究的設計使他能夠得到相對誠實的回答。受訪人員幾乎壓倒性的說道,首席執行官和上層管理人員如何定義企業文化對他們的行為舉止有極重要的影響。
總而言之,白領犯罪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分析理解,但是非常明顯的是,公司環境或是個人工作環境會促使白領犯罪的增長和擴散,最終可以通過上面的六個領域解決或是加重。

關鍵詞
犯罪意圖=對犯罪意圖的定義是有意圖實施被禁止的行為
高層基調=公司管理層對合規和道德行為的重要性的重視
白領犯罪=指由企業和政府工作人員實施的出于財務動機的非暴力犯罪行為。

聲明:本文翻譯自ACFE官網,譯者苑茜,轉載請注明出處和譯者。

上一篇: 與檢察官合作的關鍵點

下一篇:無

www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