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網站首頁 > 行內資訊 >

與檢察官合作的關鍵點

作為法務會計師的注冊舞弊檢查師的重要角色之一可能是與檢察官合作參與訴訟的過程。學習如何最好地與檢察官合作能使你的工作更容易、更充實。
你應該知道,最重要的是要對檢察官確認有限的資源。在大多數情況下,你給警察和執法機構報告的時候這些資源可能已經不見了。你必須去確認無限的資源的真實性和優先級。

Meric Bloch, J.D,是注冊舞弊檢查師(CFE),PCI和CCEP,Adecco SA公司遵從性和特別調查的副總裁,建議正在調查案件,有可能去執法機構的人,把“案件禮品包裝”。“這意味著必須以以容許的形式準備好所有的證據。這些信息是否能說服執法機構接下案子,送去給檢察官,看到被告被起訴? 你必須自己花心思去想如何能讓哪些勞累的工作人員轉移優先級,說我怎么把我的案子賣給這個人。

在注冊舞弊檢查師和法務會計師中有一個趨勢,他們給執法機構過早或期望他們大力調查此案。一個好的欺詐檢查者必須有能力做初步調查,禮品包裝好法務備忘錄,列出欺詐行為發生的原因,其中包含的所有元素,包括如何證明,為什么它絕對是欺詐,不像其他解釋如無能或缺乏培訓。

禮品包裝經常包含公司的關鍵員工的宣誓書和支持這一點的證據文檔。這些可能只是簡單的記錄,從你的應付賬款部門,從財務部發出的支票,顯示它去到被告那里之類的東西。基本上,你的“禮品包裝”是一個獨立齊全的包裝,不僅含有司法解釋發生了什么事,并且含有司法解釋的所有支持證明,就像一個好的調查報告,它是獨立齊全的,這意味著檢察官不需要其它別的了。如布洛赫(Bloch)所說,“他們不需要補充文件,全都在那里了,他們所要做的就是泡一杯咖啡,讀它。”

檢察官不出所料的易于起訴。他們能鎖定某一特定證人的管轄權以及如何簡單起訴。布洛赫說大多數情況下檢察官的起訴基于他們如何能夠得到一個有罪答辯。“舉個例子,如果你的禮物包裝情況真的是一個扣籃,這是盜竊,這是欺詐行為,并不是能力等其他解釋,檢察官說,這是一個簡單的案例,很有可能,報告轉交給被告,當然,有人會說,我別無選擇,只能認罪,他們打垮我了!”檢察官們的決定會如你想的一樣。他們的資源有限,所以他們需要知道他們要將問題盡快清除。

在與警察和執法機構一起工作時,改善你與檢察官的關系也很關鍵。做到這一點的最好的辦法,正如已經提到的,是送他們可靠的非常完備的案子。當布洛赫最大的案子結案時,他去了美國聯邦調查局和美國律師辦公室和認罪被起訴人處,最后聯邦調查局特工對他說的是:“你知道,你給我的這個案子完成了90%。下次,如果你有另一個也請把它給我。”你通過尊重檢察官的優先級與他們形成了一個良好的關系。你幫助自己的最好方法是真正幫助檢察官這樣向前,這也是布洛赫發現是最有效的。


關鍵詞
宣誓書 由一個人簽名承諾其提供的信息是真實的書面報告。
禮品包裝 “案例”中,把所有必要的法律起訴的信息作為一個包裹打包起來。


聲明:本文翻譯自ACFE官網,譯者秦麗娟,轉載請注明出處和譯者。
www澳客网